社运分子或再控5煽动罪‧忧押柔扣留‧拒保外候审

2020-07-27  阅读 757 次 作者:

社运分子或再控5煽动罪‧忧押柔扣留‧拒保外候审(吉隆坡讯)涉嫌今年初在面子书发表侮辱柔佛州苏丹言论,一天内被提控3项煽动法令罪名的29岁社运分子阿里阿都加里尔,目前被扣押在双溪毛糯扣留营。其家属声称,他们接获消息指阿里阿都加里尔接下来还有5项煽动法令的罪名会被提控,加上之前的3项罪名,共有8项煽动法令的罪名。阿里阿都拉加里尔的姐姐阿斯雅指出,根据法庭和监狱官员提供的讯息,弟弟还有5项煽动法令的罪名将被提控,因此弟弟拒绝让家人保释他外出,因为他认为被柔佛警方扣留会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处境。“这是因为阿里阿都拉加里尔的双胞胎哥哥阿曼曾在煽动法令下被押往柔佛州扣留时,面对不公平的对待,家人担心阿里阿都拉加里尔会面对跟阿曼的相同遭遇,所以不要保释阿里阿都加里尔。”阿里阿都加里尔是于本月8日在士拉央法庭获准保外候审后,马上被警方以两项煽动法令罪名再次被逮捕,然后在沙亚南提控。阿斯雅披露,弟弟在不到24小时内,就面对3项煽动法令的罪名,而且弟弟被捕后,家人没有被告知进一步的详情,这显然是企图要扣留弟弟更长时间。她週三与家人前往大马人权委员会办公室提呈备忘录给人权委员会代表委员玛慕祖迪时,与后者进行对话时,这幺指出。陪同者包括社会主义党秘书阿鲁和人民之声执行总监叶瑞生。她说,弟弟在面子书使用的字眼只能被视为有侮辱成份,而非煽动,况且煽动法令无需意图的证明,煽动法令的定义全是由政府来决定,只要政府认为言论具有煽动性,就可援引煽动法令逮捕对方。称没能力让柔政府垮台“我弟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能力让柔佛州政府垮台,为何政府却要用8项煽动法令的罪名提控我弟弟?”她披露,弟弟在第一项煽动法令罪名被捕后,已经全力配合警方,自动到警局录取口供,并自动现身法庭面控,但警方释放后再逮捕的做法,显然是未审先判,这对弟弟非常不公平。她说,弟弟于9月8日在士拉央法庭被控煽动法令第4(1)(c)条文,之后获準以5000令吉保外候审,可是弟弟甫步出法庭时,被警方以两项煽动法令的罪名再被捕。她续说,由于家人没能力缴付高达8000令吉的保释金,以及担心弟弟被押往柔佛州扣留期间的安全会受威胁,所以弟弟拒绝保释外出,目前被扣押在双溪毛糯扣留营。“之后,我接到一通来自柔佛查案官的电话,要求我们保释我弟弟,以便让警方带往柔佛面控数项煽动法令的罪名。”兄称遭警方无礼对待阿里阿都加里尔的双胞胎哥哥阿曼说,他曾在至9日,被警方援引煽动法令扣留7天,扣留期间遭警方无礼的对待。“当时我被押往柔佛州某个警局扣留,因为我是被蒙住双眼,所以当时我不清楚被扣留在哪个地方,只知道身在柔佛州。”他指出,当他抵达柔佛州时,警方曾答应抵达柔佛州后会让他联络家人报平安,可是警方却食言不让他打电话,之后虽然释放我,但是隔日却以多媒体通讯法令再次逮捕我。”“当时警方尝试说服我认罪,并说如果我认罪,会带我觐见柔佛苏丹,要求殿下宽恕,我就会没事。”他说,他担心弟弟如果被押往柔佛州扣留,会面对跟自己相同的遭遇,所以拒绝保释。阿斯雅说,当时家人长达6天不知道阿曼的下落,没想到相同情况再度发生在另一名弟弟身上,令她感到十分失望。将查遭哪一方警员扣押大马人权委员会委员玛慕祖迪在聆听阿里阿都加里尔家人倾诉后说,人权委员会已将阿里阿都加里尔的案件记录在案,并会在研究后尽所能给予协助。“我们会努力满足投诉者的意愿,并会彻查是柔佛王宫、柔佛州警员,还是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警员要扣押阿里阿都加里尔到柔佛州扣留。”玛慕祖迪週三早上11时30分接见阿里阿都加里尔的家人,并在之后接过投诉者家人提呈的4页备忘录。促人权委会赴扣留营探望阿斯雅促请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前往双溪毛糯扣留营探望和监督阿里阿都加里尔的情况,以确保后者的身体健康和处境安全。她也促人权委员会与警方会谈,确保其弟弟的扣留基本权利获保障。“警方无需扣留我弟弟,只需向我弟弟录取口供,因为我弟弟愿意到任何警局协助调查,以及如果被提控,也愿意到任何法庭面控。”她说,弟弟不是重犯,家人可以保证阿里阿都加里尔自动现身法庭和协助警方调查。“警方必须向家人保证,弟弟在柔佛州面控后必须获得保释,然后安全带返吉隆坡,因为家人相信弟弟的案件不是严重的刑事案,理应获得保释。”‧2014.09.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