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是中国股市的“世界末日”

2020-08-09  阅读 138 次 作者:

据和讯财经微博转发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2012中国股市前景悲观,如果房价出现崩盘,股市看起来也无法摆脱末日危机。全文如下:

对投资于中国内地股市的投资者,特别是新股投资者来说,2011年是需要忘掉的一年。2012新年伊始,投资者希望有一个全新的视角和迥异往昔的新年决心。

不过,说真的,我们能指望2012年会比2011年好一些吗?

当你了解到,那些希望强化客户对风险的承受能力的券商发出的消息仅仅是“你们最害怕的情况或许不会成真”时,你知道投资者的信心已经跌入了低谷。

野村(Nomura)把握住了投资者的这种情绪,在一份战略报告中评估新的一年时借用了玛雅日历中的世界末日说法。令他们纠结的是,暴跌的金融市场已经预言了2012年世界末日将至;只要世界末日还没到来,股市就能有尚好的表现。

这种貌似聪明的观点或许反映出了投资者的悲观情绪,但在股市方面真的需要借用古人的预言吗?

鉴于中国基本面脆弱的状况,还不如说,我们只要睁看眼睛看就行了。

投资者有数不清的理由对中国内地股市新一年的表现感到担忧。理由之一是,去年股市的暴跌严重打击了投资者信心,其中上海A股暴跌21.7%,创下有史以来上海股市第三大年度跌幅。恒生指数也不遑多让,大跌了20%。

投资者对中国内地经济最为担忧的是楼市正在进行中的调整。

目前为止,始于去年第四季度的房价下滑还只是限于多个城市新建楼盘成交量的下滑和销售价格20%至30%的降幅。

人们担心的是,这只是仅有10年历史的中国楼市开始崩盘的第一幕。如果某些更为悲观的预测成真,楼市的调整可能会造成影响广泛的财富毁灭,而财富毁灭则还可能动摇地方政府和中国银行体系的财政稳定性。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对土地销售的依赖日益加重。

看看近代史上的众多国家和地区,便会明白楼市泡沫破裂的后果。

香港曾是卖地融资模式的典范,它的经验揭示出,1997年后楼市陷入低迷后,买地活动也枯竭了。降价的房地产没人买,从个人到房地产开发商,人人都持币观望。香港政府曾被迫暂停卖地以提振广泛意义上的楼市,仅以现金储备度日。

另外一个不确定因素是更普遍的流动性状况和欧元可能解体带来的冲击。在上次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因为金融体系封闭而且没有国际风险敞口而躲过一劫。如今,从一定程度上来看中国的情形依然如此──尽管近年来中国也曾受惠于热钱的流入(而近几个月热钱似乎开始掉转方向流出中国)。

让2012年前景更加不确定的是中共高层五年一次的换届。今年的新领导层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包括怎样维持增长和就业,怎样控制通货膨胀,以及怎样保持金融机构的资本金水平。

与此同时,人们对贫富分化和长期以来的腐败问题不满,也需要加以应对。在2012年,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中国将面临新的考验。

但野村并没有站在末日预言者一边,关键原因是他们相信北京能够扭转局面。野村预计,在2012年早期,随着通胀进一步减弱、房地产市场走软,使利率和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都可以下调,中国政策会朝着增长方向发生至关重要的转变。

但愿中国经济将因此而能够平稳“换挡”。

所以,如果考虑到2011年股市低迷行情中估值受压,再加上货币政策放宽的可能性(且地球不毁灭),那幺这一切预示着股市将迎来更有利的环境。

从宏观角度来看,上述讲法听起来或许是可信的,但从现实角度讲,另外一些令人担忧的情况仍旧困扰着投资者。

去年最大的新闻之一,是发生了一系列公司治理丑闻。中国内地企业的欺诈行为似乎给很多投资者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不良印象。

例如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和宝钢(Baosteel)合资的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Fortune SG)上周宣布,市场环境转暖之前,它将不再参与IPO询价,并将把发行人和保荐机构拒之门外,理由是新股质量很难评估。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举动。

归根结底,包括野村乐观预期在内的很多事情,都依赖于新政府的平稳过滤,以及经济和房地产市场的软着陆。

但华宝兴业之举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就让我们在看到有一些进展之后再把钱拿出去投资吧。

总之,如果房价真的全面崩盘,2012年可能并不完全是世界末日,但看起来可能很像许多中国人所知道的那种世界末日。

原题:2012年中国股市前景如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