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丝《1989》CEO的战役!

2020-07-20  阅读 540 次 作者:

泰勒丝(TaylorSwift)不仅在音乐上拥有卓越天赋、事业表现成功,本人也拥有超级名模般的魅力。令人惊奇的是,她同时也是新兴进化的人类。她的好朋友,美国知名时尚部落客妲薇盖文森(TaviGevinson),今次化身ELLE编辑亲自访问她,一起谈论爱、音乐,以及那场关于同时成为超级巨星与CEO的战役。

仅管泰勒丝在乡村音乐上有着空前绝后的成功,新专辑《1989》绝对是属于流行歌曲专辑。在乡村音乐中磨练出来她说故事的能力以及对细节的关注,使泰勒丝的流行音乐无与伦比。现在她25岁了,带着她对于浪漫保存期限的新见解,对于一时放纵的短暂欢愉、从心碎中复原,以及重塑自己的种种想法亦获得粉丝肯定。专辑《1989》称霸美国告示牌排行榜,并在第一週就销售将近130万张。这是2014年最畅销专辑,在发行后仅19週后便超越了她前两张专辑的销售量。

妲薇盖文森:在歌曲里分享这幺多自己的人生,对妳来说是一件简单的事吗?还是这是妳需要克服的恐惧?

泰勒丝:谱写关于我人生的歌曲,绝对不是一件会令我感到害怕的事。事实上,这是我唯一处理情绪的管道,就像许多人写日记一样,这可以帮助他们抒发情绪,且不透过对他人歇斯底里的方式。我将自己定位于不要成为把自己的问题发洩在身边的人的那种人。我也清楚媒体会试着自行对号入座每首歌里的角色,仅管如此我绝不会证实这些歌是关于谁的。这是我拥有的盔甲:这是我的秘密,我知道发生什幺事,我会在专辑中诉说从我的角度看到的事件,而且这是真实发生的。

妲薇盖文森:那什幺能让你感到害怕?

泰勒丝:天啊!嗯,很多事。有件事我已经比较不那幺害怕了,但我曾经很害怕,只要做一件错事,所有的一切都会完全消失,比如我人生中的所有努力,在过去十年中我发行的每张专辑会从纪录中被抹除,而且无论我做的多幺好都没有人会赏识。你看看名人文化,这是会发生的。某人在採访时说了某些疯狂的东西,或是当他们在被认为是美国甜心的时候,被拍到在夜店外步履蹒跚、喝得烂醉如泥。人们很轻易就感受到被名人背叛。

我知道在面对这些事情时应该更从容一些,因为我不在夜店外步履蹒跚、喝得烂醉如泥,我本来就不是那样的人。在星期三晚上,你懂的。而且我在採访中不说疯狂、激烈的言论,因为我并没有那幺多激烈的想法。当然,当我与我的朋友坐在一起,像是当我跟你共进午餐什幺的,我会告诉你所有那些打扰我、或让我讨厌的人,或是有谁在派对中对我侧目之类的事。但我不会在採访中说出来,所以我应该要相信我的努力并不会凭空消失不见才对,但我多少仍会因为那些我没有做的事情而感到压力。要不然就是我的唱片公司改变了一些策略,而我却被责难,或是出现了一个新的音乐法案足以影响我的信念,突然我就上了头条。这实在是很有趣,媒体总是能透过不同的方法把你的名字跟一件与你没有直接关係的事情兜在一起。

妲薇盖文森:几年前我採访过爱玛.华森,她说:「人们讚扬我是一种榜样,因为我不会在夜店买醉。但那不过就是我不喜欢而已。」

泰勒丝:每个女孩、每个女人都有不一样的优先考虑事项,使她们拥有力量或变得坚强、性感、独一无二的东西也都不同。认为我们都应该有一样的想法、一样的优先考虑事项,以及对乐趣都一样的定义,是很奇怪的。

妲薇盖文森:以及一样的弱点。我想那些在年轻时就已经获得成功的人们,会陷入一团糟的迴圈,通常是因为他们之前总是活在他人的要求下,所以他们觉得需要反抗。但是当那成功是你一手打造,你不会有那种愤怒或不安。不过一直对自己耳提面命也是挺困难的,你曾经真的担心过自己会不小心说出激烈的发言吗?

泰勒丝:那是不必要的。如果有反抗你的想法、你的形象的必要,比如,我觉得没有必要烧毁我一手打造的房子,我可以做点别的,我可以重新装饰。但,是我盖了它,所以我不会马后砲的说:「噢!多希望我17岁的时候没有顶着螺丝卷髮,穿着牛仔靴跟背心裙出席颁奖典礼!」「多希望我没有经历那个我每一次都想穿公主礼服出席颁奖典礼的温蒂时期!」因为是我做了这些选择,我做了这些决定,这是我成长的一部份,没有人要求我怎幺做。包括《1989》这张专辑,我觉得我们好像给那栋房子做了彻底的整修,让我更爱那栋房子,不过地基是不变,我还是我。

妲薇盖文森:年少轻狂的事情真的可以把我逼疯。你是如何允许自己改变的?

泰勒丝:你只需要认清,所有事情都只是一个过程。我对于现状感到满意,我爱我的朋友、粉丝。我爱我捍卫的事,我爱我的歌词。我对于我做的事情感到骄傲。这张专辑比任何我所过的事情都要让我感到骄傲。所以我要回顾一下,来谈谈我的前一张专辑《红色》,它保留我对乡村音乐的喜爱,不过也结合了我的新欢──流行音乐,而我试着将这两个元素并存在一张专辑中。虽然它不是一张在音乐性有聚焦的专辑,但它是衔接我前三张专辑跟新专辑《1989》必要的存在。

昨天我才在跟我妈说这件事,那时我在写点东西给一位英国歌迷,我妈在帮忙我包装礼物,然后她说:「记得去年吗?」去年《红色》被提名为最佳年度专辑。当我走葛莱美红毯时想着:「我不会得奖,没关係的,因为我已经拥有足够的幸福和成功了,所以如果我没有得奖,我并不会难过。」但每个人都来告诉我:「你知道你会当选年度专辑的,你知道的!我把票投给你了,你会得奖的,你会得奖!」。所以我开始有了期待。而到了颁奖典礼,他们要发表今晚的最后一个奖项:年度专辑,然后那个主持人说:「年度专辑奖得主──《超时空记忆体》,恭喜傻瓜庞克!」在那一瞬间我根本以为他们要说《红色》2。然后我就拍手因为你要支持其他人,就这样。

之后我根本就不想去参加续摊的派对,我只想裹着小毯毯,在沙发上吃In-N-Out的汉堡。我发现我自己竟然想要一个大家都想得到的东西,而且我真的很失望。我的和声传简讯来问:「嘿,你还好吗?」,我回:「还好,但我需要有人陪。」然后他们都来了。我说:「欸,你们要不要听我这礼拜写的东西?」我放了demo带给他们听,他们看着我说:「这是八○年代的歌曲啊,你用了许多八○年代的声音元素。」我回答:「噢!我没有注意到耶!不过这次的录音我都这样做了。」后来我去睡觉,在凌晨三点醒来,坐得挺直,像电影演得那样,然后说:「1989,它的名字是1989。」如果我获得了年度专辑奖,这些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如果我没有经历失败、走过那些批评,很多事情将会不同。所以这给我一个信念,即使你过去犯了一些错误、即使你做得不如你期望的好,但你从中学到的是──这些不是一无是处的。

妲薇盖文森:我跟朋友谈论写作,因为我从非常年轻时就在网路上发表评论。我说:「我想我应该停下来,写作让我与世界疏远。」我朋友回:「不!不!写作让你连接世界。」写歌的习惯影响你体验生活、徜徉世界的方式,对这件事你怎幺想?

泰勒丝:当人们不知道要跟我说什幺时,总是对我开某个玩笑,比如,在百货公司有个16岁的女孩想跟我合照,他爸站在旁边然后说:「你会把这件事写进歌里吧?」

妲薇盖文森:噢不……

泰勒丝:事实上,在过去十年里每天都有人跟我说这句话。但我并不会把那些无关痛痒的琐事都写进我的歌里。你知道总是有个阶段会想起前任,仅管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我就是会很突然地想起过往的种种,然后会写出关于他的歌。并不是说要跟哪个小伙子聊天、或是经历分手、被甩才能写歌。对女性作词人有个奇怪的误解是:总是计划性地利用妳的人生。我知道我的粉丝喜欢一些引人注目又值得玩味的言词,像是歌词:「亲爱的,我是披着美梦外皮的可怕梦靥。」很多时候,我会想到一些歌词,我将它们保存起来,直到我的人生与任何我想得到的隐喻相符。

妲薇盖文森:《1989》证实了许多不属于恋爱关係的浪漫,像是……一时放纵的狂欢?

泰勒丝:这是一个複杂的情况。有些人闯入你的人生,然后又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泰勒丝《1989》CEO的战役!

泰勒丝《1989》CEO的战役!

亮片刺绣连身衣,红色漆皮短靴(DIORHAUTECOUTURE);金属耳釦(LOUISVUITTON);十字架钻石耳环(LYNNBANJEWELRY);白金戒指(YEPREM);钻石金戒(ANAKAOURI);玫瑰金钻石戒(KISMETBYMILKA)。

泰勒丝《1989》CEO的战役!

水晶刺绣不对称上衣,水晶刺绣长裤(GIORGIOARMANIPRIVE);十字架钻石耳环、钻石戒指(BOTHBYLYNNBANJEWELRY);仿古钻石金戒(DAVIDYURMAN);白金镂空雕花戒(FINN)。

泰勒丝《1989》CEO的战役!

蕾丝透肤铆钉礼服(GIVENCHYHAUTECOUTUREBYRICCARDOTISCI);雕花手镯(ALLBYAMERICANAPPAREL);仿古十字耳环(GENEVIEVEJONES);仿古钻石金戒(DAVIDYURMAN)。

上一篇:
下一篇: